《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解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以下简称“央行”)发布了《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结合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及社融数据来看,受去杠杆和资产新规的影响,社融和货币供应量明显萎缩。报告继续传达了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基调,在坚持“去杠杆”的背景下,偏向结构性宽松。

一、社会融资规模增速略有下滑

2018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9.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2.03万亿元。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83.27万亿元,同比增长9.8%,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5个和3个百分点。报告指出在高质量发展和经济结构调整阶段,低一些的社融增速仍能够支持经济平稳运行。

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下滑,主要是与各方面加强监管以及去杠杆的政策效应逐步发挥有关,表外融资规模明显收缩。主要表现在1)成本相对较高的银行表外融资明显下降,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占比下滑,合计同比少增3.7万亿元; 2)成本较低的贷款、企业债券融资同比增长较多,直接融资规模多增;3)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8.7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5548亿元,表内信贷业务扩张。

二、M2增速创历史新低

6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77.02万亿元,同比增长8%,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3个和1.1个百分点,创历史新低;狭义货币(M1)余额54.39万亿元,同比增长6.6%,增速比上年同期低8.4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6.96万亿元,同比增长3.9%;上半年净回笼现金1056亿元。

M2增速有所放缓,主要是金融体系抑制内部杠杆,资金嵌套明显减少,去杠杆、减通道压缩了银行投放非银的表外资金,挤出了过去积累的一部分“水分”,导致资金在金融体系内流转减少。

三、货币政策供给合理充裕,但不会“大水漫灌”

与一季度报告相比,二季度报告中对流动性的表述从“合理稳定”变成了“合理充裕”,上半年3次定向降准,共释放了6000亿元法定存款准备金,同时MLF和PSL等中长期流动性投放工具的力度也显著上升,6月份同业拆借和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分别为2.73%和2.89%,较去年底分别下降了0.18个和0.22个百分点,目前银行体系的流动性较为合理充裕,市场利率基本平稳,资金面有所宽松,但同时央行强调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将合理安排工具搭配和操作节奏,加强前瞻预调微调,注重市场预期的引导。

四、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必要时将进行逆周期调节

二季度以来的部分时点中,外汇市场出现了顺周期波动,为稳定市场预期,央行采取公开表态的舆论引导及上调远期结售汇业务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由0至20%等举措对汇率波动进行干预。

报告强调,人民币汇率由供求决定,央行已基本退出常态式的外汇干预,不会将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摩擦等外部扰动,但强调在保持汇率弹性的同时,将坚持底线思维,若人民币不能企稳,必要时将通过宏观审慎政策对外汇供求进行逆周期调节,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五、首提“几碰头”压力,亟需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关于未来的国内宏观走势,报告肯定了未来经济仍将保持平稳发展的基础,但也首次提出负面因素“几碰头”一词强调了未来短期内经济的下行压力,指贸易摩擦、主要经济体货币收紧、国内强化监管导致的扰动,这几个因素可能形成一定叠加,对实体和金融带来扰动。为应对“几碰头”风险的影响,报告认为要用多种政策组合应对,除了货币政策,还需要财政、供给侧结构调整等多种政策合用,从而达到“几家抬”的政策合力。

报告指出目前货币市场处在低位的主要原因在于前期央行投放的大量流动性积聚在银行内部,但受制于信贷风险偏好、资本金约束、风控合规意识等问题,资金难以流到实体经济中,未来一段时间疏通信贷传导渠道或将成为货币政策需要发力的重点,从“宽货币”到结构性“宽信用”,同时结合财政税收优惠政策,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内生动力。